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第七章 > 玄幻 > 老公都是怎么上你的 > 最强神魂系统 分节阅读 950

老公都是怎么上你的 最强神魂系统 分节阅读 950

作者:三杯不倒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5-07 20:00:11

D-……”

叶尘一边张望着一边喊道,却没有任何回答,这相似的沉默,让叶尘心中一阵发憷。“难道说,飞羽老师他们也被连累了不成?”

“怎么样了圣子,有结果吗?”百毒老人和珍珠跟在后面走进门中,关切地问道。

“没有。”叶尘摇了摇头,叹着气回答道。

如果连皇家武院都找不到人,那可怎么办……眼前的清净,让叶尘内心的侥幸逐渐熄灭,叶尘敏锐地察觉到,其中的情况绝不简单,自己如果贸然出去询问,反倒不是明智之举。

第2075章 至暗大帝

“圣子,我们现在……”

“还有几处地方,先去看看再说。”留下一句话,叶尘接着又拔腿离开了房间。在迷茫的最后之际,叶尘猛地想起几处地方,如果连这里都不算安全,那么只有游旃之带领自己修炼的山洞,以及林野修炼的湖边,才有可能留有几位老师的踪迹。

然而,两处地方找过,叶尘仍旧一无所获,只能在山林之间一边冥思苦想,一边信步走着,突然之间只听珍珠高喊道:“少主人,少主人,这里好漂亮呀,有好大一片湖泊!”

叶尘猛地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就这么走到了月牙湾。

“这里是……”叶尘本还想向珍珠解释,突然之间,脑中没来由地冒出了夏梦姬的名字来。“如果跟钧年皇子有牵连的人都不见了话,梦姬公主应该不在这之列,说不定……能从梦姬公主哪里问到些什么。”在叶尘看来,夏梦姬虽然性格有些难惹,但还算是能够信任。

“少主人,你在说什么公主啊,那是什么?”

叶尘摇着头,并未理会珍珠的话,只是径直向着记忆中的竹林走去,转眼间便又看到了那熟悉的竹篱笆。

轻轻叩响面前的竹门,叶尘高声道:“叶尘求见梦姬公主!”

叶尘屏着呼吸,担心着已经给自己留下阴影的沉默再出现,直到听见竹门那边有明显的脚步声响起,脸色这才轻松许多,赶紧调整着神态,准备好接受夏梦姬的刁难。

听见竹门“吱呀”打开之声,叶尘脸上已经露出准备好的笑容,然而当竹门真正打开,笑容却不由凝固住。

“钧,钧年皇子,怎么会是你?”

看到竹门内出现的竟是殷钧年的身影,毫无准备的叶尘连心跳一时都有些慌乱,好不容易才开了口。

“叶尘兄弟你说什么呢,怎么不能是我了?夏梦姬公主本来就是我的好友,在武院的时候我就经常过来的。”殷钧年脸上仍是那温和的笑意,盯着叶尘道:“倒是你这个家伙,那么久不露面,回来了也不通知我们,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回来的。”见殷钧年一副无事的模样,叶尘这才收拾着心情,赶紧问道:“钧年皇子既然没事,那灵韵他们……还有虎匠大哥,飞羽老师,大家应该都没事吧?”

“没事,当然没事了,叶尘兄弟你怎么会这么问?”殷钧年一脸不明所以的模样问道。

“是这样的,我今天才刚回来,就到虎匠大哥府上,结果发现……”叶尘好不容易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心里的担心倾诉出来,再想继续问些什么,只见殷钧年已经朝自己摆着手,示意自己先停下来。

“叶尘兄弟想多了,虎匠是受了父王之命,在铸造司忙着呢,至于灵韵姑娘和几位老师,都跟钧年在一起呢。”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听殷钧年这么说,叶尘的脸色才彻底明朗起来。

“是啊,不信的话,叶尘兄弟跟我进来就好。”

看着殷钧年的背影,叶尘的心情才终于踏实起来,跟着殷钧年一直走到最大的竹屋正前,这才一齐停下脚步。

“叶尘兄弟,我知道你心情激动,别担心,你想见的人都在里面。”殷钧年侧着身子,笑嘻嘻地一拱手,示意叶尘开门进去。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多谢钧年皇子的照顾了。”

叶尘深吸一口气,用力将门推开,眼前见到的却并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庄灵韵以及裘浪等人,而是一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背影。

“你,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叶尘分明记得,在擎天城的时候,自己透过门缝看到的就是这神秘的黑衣人,按照赤阎的说法,兽神山上,也是他搅动的北冥平原的风云。

“等你很久了,我亲爱的叶尘兄弟。”黑衣人慢慢转过身,露出的正是与殷钧年如同复刻般的那张脸。

“圣子,不好!快退出来!”百毒老人一声惊呼,飞掠到叶尘身边,道:“老头子我早就感觉道了,这里面有古怪。可惜,我的感觉还是差了一点,直到圣子打开门才发现,这人身上的气息,跟刚才那府邸之中留下的气息一模一样!”

“是你带走的虎匠大哥?”叶尘紧皱着眉头,跟着扭过头看向一旁的殷钧年,“殷钧年,其实你早就认识这个人了?”

“什么叫早就认识,叶尘兄弟说笑了?”殷钧年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有些诡异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啊……暗体,这个碍事的老头子交给你了,我还有些话,要跟我的叶尘兄弟好好聊聊。”

人形的黑影应了一声,整个人便如同直接缩进了黑色的斗篷中一般,向着百毒老人身旁飞射出去,逼的百毒老人被迫退开了叶尘身边。

“灵韵他们人呢?”叶尘的胸膛不住的起伏着,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自己从头到尾,竟然都被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男人给耍了。

“叶尘兄弟你放心,我知道,那是你的心上人,自然不会随便动她的。”看着殷钧年此刻的笑容,叶尘已经不能再感觉到任何一丝温暖。“再说,我还要多谢谢叶尘兄弟你,给我留下了这么一副好身体,和这么一个好女人,等到一切结束,我自然会代替你,好好陪着她,享受她的,哈哈哈哈……”

“你这是什么意思!”叶尘目光一瞪,抬手便想直接将次元斩招呼出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如同凝固一般,定在半空之中动也不能动。

殷钧年笑着绕过叶尘,慢慢走到叶尘身前,道:“我是什么意思,用不了多久,你就知道了。”

叶尘此刻的心里如同无数的蚂蚁在啃噬一般,从没有过像现在这般的无力感,使尽了浑身解数,也无法动弹分毫,最后只能无奈地开口道:“断木大哥,你别再睡了,不然我这小命可都要没了。”

“知道了……这才多久,你这小子怎么又有搞不定的事情了?”好一会儿,断木才从叶尘腰间飘起,一副懒洋洋地样子道。

断木一开口,叶尘的身体又瞬间恢复了知觉,赶紧伸手将断木握住,不断地深呼吸,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你是……鲁王锯?”殷钧年眯着一双眼睛,不住地打量着叶尘手中的锯子,这才慎之又慎地开口道。

“本大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鲁王锯。”断木骄傲地炫耀着自己的身份,跟着才沉吟了半晌,“我怎么瞧你小子,好像有点眼熟的样子,让本大爷好好想想……”

叶尘心里一惊,用神魂之力联系着断木道:“不会吧,断木大哥,你不是说好多年都没出来过了吗?怎么会……认识他?”

“你小子懂什么,我的眼光难道会错吗?虽然这家伙的脸我不认识,但他体内那肮脏的气息,我可是再熟悉不过了。”断木教训完叶尘,跟着又开口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至暗大帝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竟然还苟活着呢?”

“呵呵呵呵……不愧是鲁班大帝身边的第一神器,现在还记得老夫的名号。只可惜,鲁班大帝已经不在,只留你孤零零在这世上,又能奈我何呢?”

“殷钧年……不,至暗大帝,原来这才是你的名字。”

“没错,我正是从古至今,武者大陆黑暗法则第一人,至暗大帝!只可惜,这个名号,已经很久没人喊过了。”殷钧年摇晃着脑袋,一脸惋惜的模样道:“都怪这些年来,武者大陆的年轻人一个不如一个,几千年了,我都没能挑中合适的身体,重归巅峰。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本以为只能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体里将就个一两百年,没想到却碰上了你,嘿嘿嘿……”

说着,殷钧年不知怎的又叹息了一声,道:“只可惜,本来我还想留着你多修炼些年,等你经历过青年武会的考验,助你摘得桂冠,彻底激发出你的修炼动力,才不浪费你的这身天赋。奈何你这小子比我预料的还要古怪的多,不得已,我只能提前动手,不能再放任你在外面乱跑了。”

叶尘眉头一紧,从至暗大帝口中已然听出了许多不寻常的地方,“你是说,青年武会,也是你设下的骗局?”

“哈哈哈哈,也不能这么说,不过,看在我们马上就是一体的份上,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好了。”殷钧年仰头大笑着,完全没有将叶尘和断木看在眼里,嚣张地说道:“所谓的武者大陆青年武者大会,本就是用来挑选整个大陆每五十年最有天赋的容器的。当然,每一次的结果都不尽人意,已经有好几届,都只能挑出一两个看的入眼的容器了,这可不够我们这些老家伙分呐,没办法,我只有一边等着,一边想办法自己来了。”

从未听闻过的现实,不断冲击着叶尘的内心,叶尘没有想到过,武者大陆竟然还有这么残忍的事实,所谓的修炼尽头,不过是给他人做嫁衣罢了。

“可是……青年武会的胜出者,都是出自三大门阀的人,你们怎么可以随意……”

“三大门阀?在你们眼里或许高不可攀,但也不过只是我们的棋子罢了。当然,我们也不会赶尽杀绝,不然你以为,大殷现在的皇帝,凭什么能扯那么多理由一直拖着,就是不愿进入三大门阀修炼?所以说,对于次一级的容器,我们还是会给他们机会表现自己,一起编织这张永生不死的大网,弥补其中的不足而不使世人发现。聪明人,自然都不会拒绝的。”

对于至暗大帝的这番说辞,叶尘竟一时无言,自以为心思缜密,早已成熟到能够面对任何挑战,而事到如今,却连挣扎的力量都没有。此时此刻,叶尘内心只后悔自己的实力不济,没有真正挑开真相的能力。

第2076章 大结局

“好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也有些乏了,该是时候送你上路了。”殷钧年像是突然间失去了兴趣一般,摇着头说道,“当然,你也不用担心太多,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什么感觉都不会有的。至于外面那个老家伙……我的暗体虽然也只停留在帝者境界,但是它拥有的战斗经验,不是谁都能比的,放心吧,一切很快就结束了。”

“你在做什么,放开少主人!”看见叶尘的衣领被殷钧年高高提起,一直在外面试图帮忙的珍珠果断放弃了百毒老人,直接冲向竹屋内,向着殷钧年扑去。

“我差点忘了,还有你这个小家伙在外面。”殷钧年松开左手,猛地向一侧直伸出去,一团黑色的球状气体随之从手心射出,瞬间将珍珠缠住。

“啊——”珍珠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喊叫,便直接变回了本体,被黑球牢牢锁在其中。

叶尘双目欲裂,大喊道:“你对珍珠做了什么!”

“珍珠?是这只傀儡兽的名字吗?”殷钧年嘴角勾起笑容,道:“她本来能够拥有侍奉我的机会,很可惜,她却没有珍惜,只能够接受我的惩罚,被黑暗的力量一点点侵蚀,最后,连一点渣都不剩下,哈哈哈哈……”

在叶尘看来,此时的殷钧年用魔鬼来形容都毫不为过,但显然,这还不是殷钧年的极限。“行了,我的叶尘兄弟,别这么看着我,与其关心别人,你还是好好关心关心自己吧。马上就要与拥有至强黑暗力量的我融为一体,是不是很激动呀?”

“至暗!本大爷提醒你,这可是鲁班选中的人,你怎敢随意动手?”这时,沉默已久的断木才终于开口,喝止住殷钧年的动作。

“鲁班?这都什么时候了,鲁班还凭什么能够镇得住我们?真是可笑!有本事,你让他出来试试?”

叶尘紧咬着牙,这才终于明白,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谓的天赋只是虚妄是什么意思。“等等!在动手之前,我只有一件事情求你。让我见见灵韵,行吗?”

殷钧年盯着叶尘看了一阵,像是有些意外的样子,然后笑着摇了摇道:“没想到,你还真是有情有义啊。可惜,那个女娃我也觉得不错,为了她能够心甘情愿地服侍我,将她培养成同样优秀的容器等着我的老朋友享用,我不能让她提前知道这些。”

殷钧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用刀在狠狠地刺着叶尘的内心,而叶尘对此却是毫无办法,紧咬着牙齿,在断木也沉默不语的情况下,只能慢慢闭上双眼,“我知道了,那你开始吧……”

“这么快就放弃抵抗了?真是无趣呢。”殷钧年有些失望地又摇了摇头,转过身子道:“不过这样也好,你我相识一场,最后不至于太过撕破脸皮。”

这还不算撕破脸皮吗?叶尘心中讪笑着,知道在殷钧年眼里,自己就像是蝼蚁一般,说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