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第七章 > 都市现言 >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 224:母校演讲(新书已发)

“爹地,晓兰阿姨真的很厉害!”

观众席上,杜兆辉九岁的女儿杜绮珊穿着小礼服,挺直着腰背,看着有一种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周思明和周思文两兄弟一直在偷偷看杜绮珊。

杜绮珊当然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不过说到比样貌,双胞胎兄弟从来没输过。

他们当然认识杜绮珊,是HK杜叔叔的女儿,杜绮珊还有个哥哥叫杜寰宇,名字很霸气,性格和名字截然相反,杜兆辉时常说要“退货”。

双胞胎很惊讶,生了孩子还能退货?

那段时间吓得他们都不敢皮了,生怕也被父母退货。

双胞胎看杜绮珊,不是因为杜绮珊漂亮,杜绮珊虽然很可爱,但还没有他们穿裙子时好看呢……呃,为什么小男生要穿裙子,这是双胞胎兄弟不愿意回想的记忆!

是杜绮珊很特别呀。

从来不在乎他们的美貌,对他们视若无睹。

这叫从小就在赞美声中长大的双胞胎很不习惯。

杜兆辉觉得女儿的眼光很赞,儿子他想退货,女儿他是一直愿意留下的,他浑然不觉自己对儿子和女儿的不公平对待造成了两人不同的性格,杜绮珊越优秀,杜兆辉的心就偏的越厉害,这种循环是无解的。

比如这次夏晓兰来领普利兹克奖,杜兆辉就只带了杜绮珊过来,把儿子留在了HK。

杜绮珊觉得夏晓兰太厉害了,全世界第一个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女建筑师!

女建筑师只是夏晓兰的一个身份,她的另一个身份是优秀的企业家。

夏晓兰就是杜绮珊的目标。

夏晓兰都可以这么优秀,她也能做的比哥哥杜寰宇好,在杜兆辉刻意的培养下,杜绮珊具有十分强烈的进取心。她没有同龄小女孩的幼稚,她知道自己要什么,她佩服夏晓兰,因为夏晓兰是强者。

她要把赞美的话说出来,因为她爹地喜欢听。

夏晓兰则觉得这个小姑娘绷得太紧了,不过杜兆辉有教育孩子的方式,夏晓兰不好干涉。

她管不了别人的孩子,她管自家两个儿子就很心累的。

真的,比谈上亿的生意还累。

别看他们此时乖乖巧巧的穿着小燕尾服,系着领结坐在那里,那只是假象呀。

夏晓兰领了普利兹克奖,接受记者采访,好不容易才捧着奖杯下来,秘书拿着手机:

“夏总,是从安庆县打来的电话。”

夏晓兰点头,接过手机。

电话是安庆一中的孙校长打来的,孙校长先是恭喜她拿了普利兹克奖,然后就要求夏晓兰兑现承诺,“你要再不回学校演讲,我都要退休了!”

呃,夏晓兰的确还欠孙校长一个回母校演讲的承诺。

考上华清时没演讲。

华清大学毕业没演讲。

给安庆一中捐钱时也没演讲。

夏晓兰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去演讲,孙校长说她是优秀校友,她自己很难定义什么是优秀。

做生意赚了钱就算优秀吗?

给一群高中生灌输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优秀存在于各行各业,不该早早的以金钱去区分一个人成功还是失败。

但她是第一个拿到世界级建筑奖项的华国女建筑师……夏晓兰觉得自己有资格回母校演讲了。

所以这次,夏晓兰没再推脱,更干脆答应了下来:

“孙校长,您定一个时间吧,我大概三天后回国。”

孙校长好像怕她反悔,把时间定在了五天后。三天后回国,还要花一天回豫南,这时间是安排的明明白白嘛。

夏晓兰挂了电话,杜兆辉领着女儿过来:

“你还真的办到了,喂,我说你都拿了普利兹克建筑奖,以前我说过的话你能不能忘了?”

夏晓兰瞅他一眼,摇摇头:

“我觉得隔几年就提一次挺好的,免得你以后再小瞧女人。”

真是冤枉,他哪里小瞧女人了?

他瞧不起的是那些混吃等死的废物好不好。

他现在都觉得他女儿比儿子更适合当继承人啊!

很快,就有一群人冲上来恭喜夏晓兰,有黛西,有理查德、莱尔和马修等人,还有大魔王麦卡锡。夏晓兰给了麦卡锡一个大拥抱,大魔王也别别扭扭的接受了。

大魔王已经是一个小老头啦,可爱又严肃的小老头。

夏晓兰让双胞胎叫人,大魔王瞅了双胞胎一眼:“他们愿意学建筑吗?”

“不知道,我会尊重他们的意见。”

哼,不学建筑的小孩子,他不喜欢。

不过这两个孩子缠着他叫教授,试图以漂亮可爱的脸蛋迷惑他,呵呵,他才不会上当呢……一个小时候,麦卡锡表示:嗯,真香。

……

周诚不能出国,他是在新闻上看到夏晓兰领奖的。

但周诚可以陪夏晓兰回安庆一中演讲。

夫妻俩把两个儿子们都带上,夏晓兰设计的博物馆他们早就参观过了,安庆县却没去过。

周诚带着儿子们沿着县城走,当初和夏晓兰初见的小巷子都找不到了,现在都是2002年,安庆县的变化也不小,很多地方拆了盖新房,找不到1983年的痕迹很正常。

周诚也有点发怔,这一晃,他和晓兰认识19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周思明还安慰亲爹:

“没关系啦,你帮妈妈打跑坏人的故事我和弟弟都听了好多遍的,就在这里,以前是一个长长的巷子,我可以靠想象。”

周诚揉了揉儿子的脑袋,周思文看待问题的角度很刁钻:“爸爸,为什么你和康叔叔一起救下妈妈,妈妈却没有和康叔叔在一起呢?”

英雄救美,以身相许,但妈妈只有一个,怎么报答两个人?

周诚摸摸脸。

这个问题真是好。

他决定实话实话:

“因为你爸长得比你康叔叔帅呗。”

呃,这是认真的答案?

不过好像是真的……

周思文马上感谢周诚,“谢谢爸爸把我生的也这么帅!”

“不客气,应该的。”

夏晓兰站在车子边上打电话,一心两用,听着父子三人相互吹捧,也是哭笑不得。

不过她仔细看了看,她男人今年39岁,成熟男人的黄金年龄,的确是很帅啊。

“你们赶紧的,我快赶不上演讲了!”

安庆县的变化很大。

安庆一中的变化更不小。

这些年,夏晓兰陆陆续续也花了不少钱在安庆县,安庆变化大是应该的,要没有她才该哭。县里也经常想联系她这个豫南首富——豫南首富的名号也是别人封的,人怕出名猪怕壮,夏晓兰比较抗拒这些头衔。之前还有人搞什么福布斯华国富豪榜,作死把夏晓兰排第一,这个榜单还没发布就被夏晓兰叫人给拦截了,启航在HK还有一家报纸嘛,拦截个富豪榜还是很容易。

废话,她能让那富豪榜发出去吗?

夏晓兰不想以这种方式火啊,那是富豪榜么,那简直是财富杀猪榜,听说邪门儿的很,头几届上榜的内地富豪后来通通倒霉了!

很快,就到了安庆一中,周诚带着俩儿子下去。

“看看你妈妈的母校,她就是在这里念了一年高中,然后考上了华清大学。”

这高中,一点都不差好不好。

教学楼很新,操场很大,环境也好。

孙校长守在学校门口,县里的领导也在。

孙校长是来接自己最得意的学生,县里的领导则是想和夏首富拉一拉投资。

夏首富今天是以校友身份回来的,要和她说啥投资注定要失望。

“校长!”

夏晓兰的称呼中很有敬意。

安庆一中的老师群体有很大变化,老师们有调走的,有退休的,这么多年孙校长却一直坚守着。他不是没机会调走,几次要给他升到教育系统去当领导,都被孙校长给拒绝了。

他就是一心要搞好安庆一中。

安庆一中是孙校长的执着。

夏晓兰是第一个考上华清大学的,但绝对不是唯一的一个。

安庆一中几次扩大规模,早就超过了奉贤市的高中,甚至在整个豫南省,也是顶呱呱的教学质量。夏晓兰被孙校长带着参观了学校,听孙校长说他明年就要退休了,而退休前最大的愿望有两个,一个是夏晓兰可以回母校演讲,另一个是安庆一中能顺利评选上国家级重点高中。

好吧,夏晓兰决定演讲的时候要认真点,不能辜负了孙校长的期望。

除了孙校长,还有老汪在。

老汪不是年级主任,老汪是副校长,这两人搭档了这么多年,默契十足。

年级主任是孙甜。

孙甜都是一个中年女教师了。

安庆县一中现在很牛逼,连省城都有家长把孩子送来,就为了安庆一中的高升学率。

也就是说安庆一中的学生们,和夏晓兰上学那会儿不同了,不乏见多识广的学生。但他们都对夏晓兰很好奇,“夏晓兰”三个字是魔咒,是每一年新生开学典礼,老生毕业典礼,孙校长都要提的名字……“夏晓兰”就代表了牛逼。

真的,要不是定下演讲的时间太匆忙,前几届的学生都要赶回来听演讲好吗?

得亲眼见一见,被孙校长定位标杆,用来鞭策大家进步的神级学霸是啥样啊!可乐文学 kelewx

“是一中第一个考上华清大学的。”

“华清和京大,哪年我们学校都有人考上吧?”

“那能一样吗,人家是1984年,你知道那时候……算了,你知道个屁。”

1984年,除了高三年级的,在座的好多人还没出生呢。

那的确是很久远的事。

夏晓兰的牛逼,不仅是她会念书,而是干什么都很牛逼。

人家刚刚拿下了“普利兹克建筑奖”,说太专业的不懂,只要说这是世界级奖项,夏晓兰是第一个拿奖的华国建筑师,大部分人就知道有多么牛逼了。

这个消息,豫南省电视台做过专题报道。

《新闻联播》也报道了,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钟的简讯,那也是《新闻联播》啊!

能上《新闻联播》的校友来给大家演讲,所有人都很期待。

等夏晓兰上台时,台下所有学生都屏住了呼吸。

哇,真人好漂亮好有气质的。

人与人咋就这么大差距呢?

夏晓兰有一种能力,她一开口讲话,所有人的视线都会落在她身上。这是占了外貌的便宜,也是多年“夏总”当下来养成的气场。

总之,夏晓兰制霸全场妥妥的。

校长讲话还有学生在下面交头接耳,夏晓兰的演讲就真的没有人走神。

夏学姐说话好风趣,让大家一时笑一时紧张,情绪都牢牢跟着她的演讲内容在走,一个小时的演讲,说的学渣羞愧,也说的学霸激动。

夏学姐说她是靠读书改变了命运!

夏晓兰没有说谎,一个人本来就该活到老学到老,她这辈子的成功当然不仅是考上了华清大学才有的,那是加上了她上辈子的学习积累——

“只有努力是不会被辜负的,各位学弟学妹,努力学习吧!”

夏晓兰演讲完都差点没走脱,学生们比县里拉投资的领导们更热情呢。

而且这种热情是如此真挚呀。

十几岁的学生是不太关注财经新闻的,他们并不关心夏晓兰是启航的老总,也不知道夏晓兰是“雏鹰奖学金”的创始人,他们一些人受益于“雏鹰奖学金”才能继续求学……他们对夏晓兰的欢迎,是孙校长多年的洗脑,也是夏晓兰在专业领域的确牛逼。

世界级建筑奖项的获得者啊!

受夏晓兰今天演讲的影响,未来两三年安庆县一中报考建筑系的学生又会增加。

夏晓兰不知道,在今天听演讲的学生中,有一个是她名义上的弟弟。

当然,她这名义上的弟弟也不知道她。

夏俊杰也在安庆一中上学。

夏大军当了出租司机,每天跑白天跑夜班,一天要开十几个小时出租,也要送夏俊杰到最好的高中上学……夏大军是认准了安庆一中的,当年夏晓兰就是从安庆一中考上了华清大学。

他本来就有腰伤,早年开货车,如今开出租,十几年下来,他的腰全靠每天吃止痛药在坚持。

夏晓兰和刘芬,他是攀不起的。

看见夏晓兰上了《新闻联播》,他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

所有滋味都只能憋在心里,告诉别人他是夏晓兰亲爹,也没有人肯信啊。

大河村的人肯信。

然而大河村他都是没脸回去的。

所以夏俊杰不知道自己还有个那么牛逼的姐姐,因为夏大军没告诉他,他妈樊雨也没提过。

夏大军省吃俭用要供儿子上最好的高中,指望着儿子光宗耀祖。

等儿子也考上华清、京大,夏大军觉得自己就有脸回村里了。

可惜夏俊杰的成绩一塌糊涂,夏俊杰还和樊雨两人合起来骗他,夏大军知道的一直是假成绩,他还觉得自己再辛苦都值得。他就像一头老黄牛,辛辛苦苦挣钱给夏俊杰上学,给樊雨花用。

老夫少妻,夏大军还有腰伤,樊雨哪里看得起他?

夫妻关系早就名存实亡,樊雨给夏大军戴的绿帽子不计其数,夏大军都抓到过几次,却硬生生忍了要当这个大王八。

不忍不行,他全是为了儿子,他不能让这个家散了。

他辛辛苦苦维持着这个家。

他开着出租车在校门口等宝贝儿子。

宝贝儿子说今天有校友来演讲,居然也是姓夏,叫夏晓兰。

夏大军踩着油门的脚都没了知觉。

他不晓得咋把车子开回家,夏俊杰一放假就惦记着去网吧玩游戏,管夏大军要了一百块钱就跑了。夏大军头痛欲裂,腰伤又发作,难得一下午没跑车,吞了一把药去睡觉。

睡得迷迷糊糊时,他听到夏俊杰和樊雨在客厅说话。

“妈,你给我买一双耐克呗,我们班同学都穿耐克。”

樊雨说没钱。

夏俊杰发脾气,“我让我爸给!”

樊雨极是赞同,“他的钱不花白不花,俊杰,你还记得妈给你说过的事不,你亲爸在港岛,我们重新联系上了,他说要认回你,以后咱们都能当港岛人,你一直嫌夏大军开出租丢人,以后咱们离他远远的。”

夏俊杰大喜:

“妈,我真能去港岛,我能当港岛人?”

“当然能,妈给你看短信——”

夏大军在门后,白着一张脸,佝偻着腰。

这些年,他不是没听过有人背后说闲话,说俊杰不是他的种,越长大和他越不像。

但夏大军不肯信啊。

他知道小雨不守妇道,和别的男人有关系,但他以为是近几年而已……事实就摆在眼前,夏大军不愿意相信,如果儿子都不是他的,他活着还有啥意思?

直到此时此刻,夏大军没法自欺欺人了,樊雨亲口说的,夏俊杰也一点都不吃惊,甚至欢喜着要去认港岛的亲爸——

就在这一瞬间,夏大军就疯了。

他打开房门,冲进厨房拿起刀,连砍了樊雨十几刀,嘴里骂着婊子。

夏俊杰吓坏了,一连声叫着爸爸绕命,连滚带爬跑出去。

“杀人了!我爸疯了,我爸把我妈杀了!”

“救命——救命啊——”

夏俊杰跌跌撞撞从一辆轿车面前跑过。

轿车里的一个男人皱眉,“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司机动作很快,上楼看见樊雨倒在血泊中,夏大军提着刀在傻笑。

“……老板,出事了!”

司机把自己见到的情况讲了,男人的眉头一直没松开:

“我这趟回来就没想过让她有好下场,不过才刚刚放出饵料,她男人就把她杀了,可见夫妻间积怨有多深。算了,我也惹不起夏晓兰,她虽然不会管夏大军,我还是要出面替夏大军请个好律师,争取让他少判几年,不管怎么说,夏大军也算替我报了仇。”

如果樊雨还活着,或者梁欢在场,一定能认出这个男人。

这人是樊镇川的儿子樊晗。

樊晗一直没忘记他妈是怎么被气死的,当初打了樊雨一顿并不能解恨,时隔多年,樊晗在外面混出了头,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报复。

他亲自去看了夏大军。

夏大军的确是被刺激疯了,嘴里一时嚷嚷着婊子,一时又叫着阿芬和晓兰。

樊晗冷笑,这些男人都差不多,樊镇川现在也巴不得认他,夏大军也很想认夏晓兰吧?

樊镇川和夏大军当初虽然有不同的身份地位,本质上却都不是好父亲,儿女在身边时咋不珍惜,现在后悔了?

——后悔也晚了!

脚上有多少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一点不值得同情。

樊晗给夏大军请律师,他这是属于激情杀人,因为一验DNA,他和夏俊杰真的没有血缘关系,养了十几年的儿子是野种,受刺激也正常。

夏大军也坐牢去了。

坐牢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吧,反而不用辛苦开出租了。

不过他经常对狱友说自己女儿是豫南首富,是世界顶级建筑师……自是没有人相信他。

樊晗做完一切后,去给自己母亲扫墓。

他为他妈报仇了。

像樊雨那样不要脸的女人,有这种的下场,就是活该啊!

……

夏大军的事,周诚知道了,他想了想,还是没告诉夏晓兰。

过去的事,不该再来打搅他们的生活了,晓兰是有爸爸的,虽然岳父大人一直很嫌弃他,周诚却不得不承认,汤宏恩给晓兰的疼爱甚至远超一些亲爹。

“怎么了?”

夏晓兰迷迷糊糊的,感觉周诚在看她。

周诚俯下身亲了她一口:

“没什么,媳妇儿,我发现自己还是好爱你,越来越爱你了。”

哎,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肉麻。

夏晓兰嘟囔着翻了一个身:“我也爱你,你别吵我,让我好好睡一个午觉。”

语气是不耐烦的,然而睡着了她脸上都挂着笑。

——只愿岁月静好,余生安稳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